言情888小說網 > 歷史軍事 > 厲總玩的野,新婚小妻遭不住 > 第139章 想她和小寶想到心痛……
    之所以主動說出童晚書懷的是他的孩子,就是為了引發任千瑤的嫉妒心;

    那她就會有所動作!

    果然,等他剛一離開,任千瑤就迫不及待的把電話打給了葉琛。

    葉?

    那個妖女還真會挑人當她的幫兇!

    隨之,厲邢便將電話打給了秦明。

    “我哥怎么樣了?”

    厲邢問得有些急切。

    “醒著。金院長正和醫療團隊給他做詳細的檢查!

    微頓,秦明似乎有些遲疑,“對了二爺,大少他吵著要給任大小姐打電話,我要不要給他手機?”

    “不給!”

    厲邢冷聲拒絕,“吩咐手下的人:沒有我的監視,不允許我哥撥打、以及接聽任千瑤的電話。連任千瑤的人都不許我哥見到!一切都得等我在場才行!”

    “好的二爺,我這就按您的意思去辦!鼻孛鲬。

    “交代手下守好我哥后,你就親自去抓葉琛。越快越好。他知道太太的下落,我要活口!”

    像抓人這樣的活兒,秦明要比他這個主子更專業。

    “好,馬上出發!

    *

    而監聽里,任千瑤跟葉琛的對話還在繼續。

    “葉琛,你究竟把童晚書藏去哪里了?”

    任千瑤追著問。

    在得知厲邢親口承認童晚書懷的是他的親骨肉后,任千瑤便起了殺心。

    “你放心,在一個很安全的地方!”

    葉琛淡聲敷衍。

    “葉琛,你欺騙了我:剛剛厲邢來找我,且親口承認童晚書懷的是他的孩子……你竟然說是你的?”

    任千瑤很生氣,“葉琛,飯可以亂吃,話也可以亂說,但孩子你也能亂認?你欺騙我,就是為了救童晚書的賤命?”

    “你剛剛說什么?厲邢找過你?還親口承認童晚書懷的是他的孩子?”

    葉琛突然就警惕了起來,“厲邢現在在哪兒?”

    “剛走!你問這個做什么?”

    任千瑤有些不耐煩起來,“快告訴我童晚書被你藏哪里去了?我可以留她一條命,但她肚子里的孽種,我可是一定要打掉的!因為我不想有別的女人懷厲邢的孩子!童晚書肚子里的孽種必須得打掉!”

    可還沒等任千瑤把狠話說完,手機里便傳來了嘟嘟聲。

    葉琛掛斷了她的電話!

    “狗東西,竟然敢掛老娘的電話!”

    等任千瑤再次撥打過去想謾罵一通時,葉琛已經關了機。

    厲邢瞬間意識到:葉琛那家伙應該是感覺到了什么,所以才會匆忙掛斷了任千瑤的電話。

    現在只要抓住了葉琛,又或者跟緊了葉琛,那就一定能找到童晚書的下落。

    因為聽任千瑤的口氣,藏童晚書的人,就是葉!

    等厲邢趕回醫院,才跟金院長交談了幾句,秦明的電話就打了過來。

    “二爺,葉琛跑了!

    “跑了?跑多久了?”

    “我趕到唐家時,唐家的仆人告知:葉琛在接到一個電話之后,就急匆匆的離開了!”

    “你以半面佛的身份聯系一下交管局,追查一下葉琛的行蹤。開的什么車,上了哪條路……我需要活口!”

    “好的二爺!

    掛斷秦明的電話后,厲邢隱約意識到:這個葉琛的反偵察意識要比他想象中的還要強!

    只是跟任千瑤的一通電話,葉琛就意識到厲邢會通緝他!

    所以葉琛便馬不停蹄的跑掉了!

    會跑去轉移童晚書的藏身之處嗎?

    一想到女人懷著他的孩子,厲邢的一張臉燥意的陰沉著。

    “厲總,厲大少雖然醒了過來,也有求生欲望,但他還需要很長時間來休養。而且這期間,不能再受任何刺激了。他腦部已經形成了敏感精神激質體,很容易誘發腦損傷。輕則偏癱歪斜,重則……腦部死亡!

    金院長將利弊如實的告訴了厲邢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,辛苦了金院長!

    厲邢吁出一口焦躁且難安的濁氣。

    童晚書那個女人也不知道怎么樣了?

    肚子里的孩子還好嗎?

    一想到女人在曾經一段時間里,一直拒絕跟他親近;

    現在想來,應該是為了保護她肚子里的小生命!

    傻!

    為什么不肯告訴他呢?

    如果告訴他,他一定會想辦法保護她們母子的!

    厲溫寧說童晚書懷的是兒子……

    也就是說,他早就知道了?

    竟然也沒肯告訴他這個當親爹的!

    一股子怒火涌心心頭,厲邢重拳砸在了墻壁上。

    鮮血順著手指蜿蜒流下,可厲邢卻感覺不到疼。

    “二爺,厲大少找您呢!

    “嗯!

    厲邢斂起憤怒和焦躁,朝著急救室走去。

    專業護工正在給厲溫寧擦拭四肢,以促進血液的流通。

    “醒了?感覺怎么樣?”

    厲邢溫聲問。

    他不想把不好的情緒展現在厲溫寧面前。

    何況厲溫寧才剛剛經歷過九死一生。

    “厲邢,你見到晚書了嗎?晚書怎么樣了?你千萬別兇她!

    厲溫寧不放心的追問。

    “嗯,見到了。她很愧疚……”

    厲邢不動生色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讓她不用愧疚,我不會怪她的。我知道她心里有委屈。我有病,那是客觀事實……我不怪晚書!”

    這便是厲溫寧,一個善良且仁愛的紳士男人。

    “童晚書說,那條消息不是她發的。是有人想借她之手……”

    厲邢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“不是晚書?那會……那會是誰?”

    厲溫寧的面容瞬間悲涼了下去,“不會是……不會是千瑤吧?”

    果然,厲溫寧是敏感的。

    他第一反應的人選,就是任千瑤。

    因為任千瑤平日里表現出來的厭惡和憎恨,厲溫寧又怎么會感受不到呢?

    “哥,那你是相信信息是童晚書發的呢?還是任千瑤發的?”

    厲邢沒有正面答應,而是讓厲溫寧自己選擇更愿意信任誰。

    厲溫寧沉默了。

    即便沒有開口,厲溫寧在內心也有了他自己的選擇。

    幾個月的朝夕相處,厲溫寧對童晚書這個弟媳婦還是滿意和愛護的。

    可他并不愿意去相信另外一個更為殘忍的事實真相!

    “放心吧,無論是童晚書也好,還是任千瑤也罷……我都不會處置她們。畢竟她們的肚子里,都懷著免死金牌!”

    厲邢用上了冷幽默的口氣,目的就是想讓厲溫寧寬心。

    厲溫寧下意識的點了點頭,“好……好……那就好。她們都是孕婦,法律都能寬恕孕婦……我們更要寬恕她們。無論她們做了些什么!

    果然,正如厲邢所預料的那樣:

    無論任千瑤犯了多大的錯,厲溫寧都會選擇無條件原諒她!

    靜默了良久,厲溫寧突然凄涼的問:

    “厲邢,你說任千瑤她……她有多討厭我?多憎惡我?”

    “這些都不重要。重要的是,我們需要她肚子里的孩子!小東西已經開始胎動了,再有幾個月,可能母女分離出來!

    厲邢用出奇冷靜的方式,來化解厲溫寧心頭的悲傷感。

    “還有幾個月……我就能跟我女兒見面了!”

    厲溫寧心頭一陣激動。

    很明顯,女兒這個精神支柱,大過了任千瑤這個得不到的愛情。

    “所以,接下來,我們要當著什么都不知情。不再去追究那條信息,以及那些醫鬧究竟是誰叫來的。輿一論我已經壓了下來。瑞安醫院和你,都不會被牽連到!

    厲邢緊握住厲溫寧的手,認真且嚴肅:

    “厲溫寧,任千瑤配不上你的深情!你也別執迷不悟了!今后我會跟你一起養大侄女……這些天,你一邊休養著,一邊給我侄女取個好聽點的名字吧!別去想那些糟糕的事。你是一個偉大且仁善的好醫生,不應該被流言所困!即便將來我侄女,也就是你親閨女知道你得了這個病,你就大大方方的告訴她:你是因為救死扶傷而感染的。你是偉大的,更是神圣不可侵犯的!”

    厲邢這番曉之以理、動之以情的話,聽得厲溫寧一陣淚流滿面。

    他擁抱住了厲邢,久久的哽咽。

    “厲邢,謝謝你……有你這個弟弟,是我厲漸寧這輩子的榮耀!三生有幸!”

    “有你……才是我的幸!要不然,五歲那年,我就死在亂墳崗了!

    厲邢突然故意的親了厲溫寧一下。

    “完了哥,我好像愛上你了!怪不得任千瑤老說我跟你有一腿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厲溫寧一臉的尷尬。

    隨之羞了個大紅臉,“厲邢,你別鬧!”

    “哥,記住了,即便你沒有了愛情,你還有我,還有女兒……給我好好活著!想想你還未出世的女兒吧,你要再這么脆弱,或是不堪一擊,她可怎么辦?沒有人能夠代替你這個親生父親的愛!包括我這個親叔叔!”

    厲邢肅然清冷,“在這個世界上,沒有哪個男人,會比你更愛她!懂么?”

    “我懂!我懂!我會好好活下去的……厲邢,我一定好好活!”

    厲溫寧含著眼淚連連點點,重重的點頭。

    總算是把厲溫寧給哄消停了;

    可走出監護室的厲邢,卻滿面的愁容。

    他的女人,他的孩子,還不知所蹤。

    剛拿出手機,秦明的匯報電話便打了過來。

    “二爺,發現了葉琛的車。車里是空的,他棄車了。暫時還沒能追查到他乘坐的其它交通工具離開的。我懷疑他應該是覺察到我們在追查他!”

    “這個狗東西!”

    厲邢低聲咒罵一句。

    “如果真是這樣,那就糟糕了。葉琛那家伙,又奸又詐,怕是不太好抓!而且,我讓警方追查了他的手機,發現手機的定位往城外移動?勺愤^去時,卻發現那是輛計程車,里面沒有人,只有手機!”

    秦明也意識到了葉琛的反偵察能力,要比普通人強很多。

    “讓手下繼續追查!你跟我去一趟唐家!他敢上天,我就把他拽下來;他敢下地,我就把他挖出來!敢藏我的女人,他得先掂量一下自己的份量!”

    半個小時后。

    半面佛和他的近身保鏢一起出現在了唐家。

    唐衛龍卑躬屈膝,一副戰戰兢兢的模樣。

    “半面佛先生,我真的不知道葉琛去哪兒了!那小子滑頭滑腦的,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好東西!”

    “他把厲二太太藏起來了!

    秦明沉聲低厲,“你們唐家今天要是交不出葉琛,那就別怪我家先生動怒!

    “半面佛先生,我已經給葉琛打過電話了……他一直不接!

    唐衛龍是見過世面的。

    正因為見過世面,所以更清楚得罪半面佛的下場。

    唐衛龍不敢隱瞞,這點毋庸置疑。

    “葉琛,他平時有哪些藏身之地?以及經常去的地方?”

    厲邢冷凝著聲音發問。

    “常去的地方……”

    唐衛龍抓耳撓腮想了好半天,“這個……唐氏集團的保安室?拳擊館?澡堂?”

    “把你老婆和兩個女兒叫出來一起想!直到找到葉琛為止!”

    秦明冷斥一聲。

    “你們是抓不到他的!

    說話的是唐家二小姐唐歡,“葉琛比鬼還難抓!他最擅長躲貓貓了!”

    唐歡是恨的,更是憤怒的。

    葉琛竟然……竟然帶著童晚書遠走高飛了?

    她陪他睡了這么多年,還是敵不過童晚書那個灰姑娘?

    “如果他是鬼,那我就是鐘馗!”

    厲邢沉聲,“聽你這口氣,應該知道葉琛的藏身之地了?”

    可唐歡卻搖了搖頭。

    “葉琛那種人,對環境的適應超強。他的耐心極好,能潛伏在一處地方幾天、幾個月都沒有任何的動靜!

    “那就幫我家半面佛先生好好想想,他會潛伏在哪里!”

    秦明一個揮手,一群冰山臉就闖了進來,“直到找到葉琛為止!”

    三天又三天。

    依舊沒有葉琛的消息。

    所有離開京都的關卡,無論是高鐵,還是機場,又或許是水路和地上交通,都沒有發現葉琛有離京的記錄。

    “秦明,去讓張局撤人。不再盤查!

    “不再盤查?”

    秦明微怔,“您不打算找太太了?太太她……她還懷著您的孩子呢!

    “我有種預感,童晚書并不在京都。唐家人說,葉琛曾離開過三天時間……正是童晚書消失的時間!”

    “可沒查到葉琛有離開京都的任何行程記錄!就連他的車,我都檢查過了,那幾天他并沒有開車出京都!

    “這就是他的狡猾之處……他應該是算準了我會追查童晚書的下落!”

    厲邢想到了葉琛當初試圖對童晚書做不軌之事時,是把童晚書帶去鄉村野路的……

    結合任千瑤跟葉琛的通話:在一個很安全的地方?

    “秦明,去唐家!好好追問一下:葉琛有沒有老家之類的地方!”
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

    

感謝大家來到言情888小說網免費閱讀,本言情網收集當今流行的網上小說種類繁多,有各種現代小說、言情小說888免費閱讀、都市小說TXT下載、都市言情小說

學校青春言情小說、古裝武俠小說、古今穿越小說等等,本小說網是眾小說迷們最喜歡的小說網站,歡迎大家免費閱讀,本網保證及時更新最新小說,歡迎及時閱

讀!言情888小說網每天更新小說數百部,這里有你最喜歡的小說,如果你覺得我們站做的好,請向你的朋友同學同事宣傳我們站!網址http://www.cgrdh.com
在线观看三级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