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那次沈長洲給江安隱買東西后,他就變了個人似的,總是見不到人,只有在江安隱快沒飯吃的時候,才送東西回來。

    江安隱總是孤零零地待在小院里,迫不得已自己學著做飯,因為天冷,光啃干糧太冷了。

    半夜,沈長洲回來了,江安隱沖到他面前。

    “你,要么帶我去找姐姐,要么,就送我回去!彼讨蹨I,這樣的日子她一點也不想過了,她想回家。

    “找不到你姐姐!鄙蜷L洲冷冷道。

    “那你送我回去!

    “絕無可能!

    “為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就是要你娘日夜憂心,生不如死!

    江安隱怒了,“我以為你是個好人,沒想到你心里這么歹毒!

    “你說話小心點,如果我有你娘十分之一的歹毒,你早就沒命了,橫死在路上,或者被賣進窯子里!

    沈長洲要關門,江安隱一腳插進去,“今天你給我說清楚,為什么這么恨我娘?”

    北風忽然刮了起來,卷起院子里的落葉,江安隱瑟縮了下。

    “你真想聽?”

    “你說,這里面一定有誤會!

    沈長洲開了門,讓她進來。

    “十二年前,我六歲,和我爹,還有我娘,生活在京城里!

    江安隱坐下來,安靜地聽沈長洲講他小時候的故事。

    “我爹有一身好功夫,在袁家當差,薪水不高,我娘在家照顧我,京城物價貴,我們一家生活拮據,卻很幸福。我爹一直想給我們更好的生活,每日里勤勤懇懇,希望有朝一日能在軍中混個職位!

    “后來我爹被派到你娘身邊,也就是袁家外嫁的女兒,聽她的指示,干一些見不得明面的事。我爹本不想干,但你娘許諾,會給他在軍中留一個軍職,他就答應了!

    “我娘讓你爹干了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那年你姐姐白云團要被接回江家,你娘討厭白云團母女,要把江家嫡長女的位置留給你,便派我爹暗殺白云團!

    “胡說!”江安隱站了起來,“我姐姐回來的時候,我娘對她很好,還給她準備嫁妝呢!

    “那都是你娘讓你看到的,你還不知道你姐姐怎么回來的吧?”

    沈長洲笑了笑,“你娘不想白云團嫁給謝征,就用你的名義,將她騙去京外的莊子,企圖在那里殺了她,或者毀了她的臉!

    江安隱不可置信地往后退了退。

    “是我,告訴了你爹白云團的身份,你爹及時趕到,白云團才沒有被害!

    江安隱似乎恍然大悟,怪不得,爹突然就搬出江家,姐姐回來之后,爹又住在書房。

    原來爹是生氣娘要傷害姐姐?

    所有人都沒有跟她說,姐姐也沒有告訴她,只有她一個人傻乎乎的。

    “你娘讓我爹半路上殺了白云團,偽造成馬車墜入懸崖的意外事故,但我爹到底沒有狠下心,將三歲的白云團扔在了路邊,直到白家人經過,將她撿了去,我爹才放心!

    江安隱幾乎口不能言,原來,姐姐是這樣被人撿走的。

    她想起來,爹因為這件事很痛苦,很難受,在她的記憶里,每年都有一段時間,爹會意志消沉,不愿見任何人,一個人關在房里喝酒。

    “我爹留了個心眼,回家將這件事告訴了我娘。他本以為這樣能兩全其美,誰料你娘還要殺人滅口,我爹一去不返,我娘連夜帶著我逃命!

    沈長洲面容痛苦起來,他眼中似有淚光,“我娘是一個弱女子,為了能讓我活下來,受盡屈辱,不多久就患病離世,留我一個人在世上孤苦伶仃!

    江安隱沉默了,怪不得,他說他是要飯的。

    “我娘死后,你知道我怎么活下來的嗎?我一點也不想活,但是我不能不報仇,我吃餿飯、搶狗食、偷東西,好多次差點被人打死,但我活了下來,老天爺就是要我手刃仇人,我一定要殺了袁霜,為我爹娘報仇!”

    “不,不是的,”江安隱搖頭,“一定有誤會,我娘沒有那么狠心,或許不是我娘指使你爹,或許,你爹是因為其他事情……”

    “閉嘴!”沈長洲怒吼一聲,“袁霜是個毒婦,我借著白云團回府的機會跟著她進入江家,本想趁機了結了她,但她身邊防守眾多,我找不到機會,但是你卻撞了上來!

    江安隱害怕起來。

    “你是個蠢貨,但卻是她的心頭肉,我將你拐出來,她一定日日惶恐、寢食難安,這才是對她最大的折磨!

    “你騙我,你不是帶我出來找姐姐的!苯搽[哭了。

    原來眼前這個人,一直都在騙她,利用她傷害自己的娘親。

    沈長洲冷笑,“我還要將你賣進妓院,讓你生不如死,這樣你娘會更痛苦,說不定自己就活不下去,一頭撞死!

    “你,你卑鄙,我要離開這里!”

    “你走啊,我看你一個小姑娘,能走去哪里?出了江家,你就是砧板上的魚肉,任人宰割!

    沈長洲慢慢靠近她,“你長得也有幾分姿色,我倒是可以先享用一番!

    “你要干什么?”江安隱大駭,站起來就跑,跑回自己屋子,將門緊緊關上。

    沈長洲鄙夷地笑了聲,關上門自己睡覺。

    江安隱一夜未眠,她心情復雜,始終難以相信自己娘會干出那樣的事,她要回去親自問問娘,她想念爹娘了,她要回家。

    思慮一番,她決定先找到姐姐,然后讓姐姐送自己回京城。

    這樣一定可以的。

    清晨時分,外面天色還未亮,江安隱收拾了包袱,氣呼呼地瞪了一眼沈長洲的屋子,“壞人!枉我信任你,你一點也不值得信任,我走了,以后再也不要見面!”

    天氣又冷了,江安隱出了院門,緊了緊身上的包袱,迎著風走出村子。

    沈長洲提了一壺酒,悄無聲息地跟在她身后。
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

    

感謝大家來到言情888小說網免費閱讀,本言情網收集當今流行的網上小說種類繁多,有各種現代小說、言情小說888免費閱讀、都市小說TXT下載、都市言情小說

學校青春言情小說、古裝武俠小說、古今穿越小說等等,本小說網是眾小說迷們最喜歡的小說網站,歡迎大家免費閱讀,本網保證及時更新最新小說,歡迎及時閱

讀!言情888小說網每天更新小說數百部,這里有你最喜歡的小說,如果你覺得我們站做的好,請向你的朋友同學同事宣傳我們站!網址http://www.cgrdh.com
在线观看三级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