言情888小說網 > 歷史軍事 > 誘他破戒!千億大佬夜夜難眠 > 第398章 傅沉聲:你非要我說的話,那我喜歡上你了

第398章 傅沉聲:你非要我說的話,那我喜歡上你了

          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

    姚長蕾報上了媽媽的名字。

    電話那邊沉默了十來秒,才傳來質疑的聲音。

    “謝從云?”

    “對,她十年前,在你這兒立了遺囑,你不會不記得了吧?”姚長蕾說。

    “時間太長遠了,我得好好想想,等我想好了再通知你!睆垙V仁開始打太極了。

    姚長蕾很銳利,“張律師,雖然時間長久,但是作為一位律師,連當事人立了遺囑都會忘記,這傳出去,會不會讓人質疑你事務所的專業性?”

    張廣仁:“我現在年紀大,一時記不住也是正常,你別著急,在我這兒立了遺囑,就一定不會有事,我先查一查哈!

    打太極的招數。

    姚長蕾雖然急,但也知道太過著急,反而適得其反。

    她退一步問:“你要多長時間?我正在你律師事力所等著,十分鐘總夠查了吧!”

    “我現在手頭還有事,等我空出時間,一定給你找!

    這完全就是敷衍。

    姚長蕾此刻,是拿他沒辦法的,但還是在電話里留了時間。

    “一天,如果一天后你都還沒查出,那我就用我的辦法查了!

    “到時再說,我現在有客戶,先這樣!蹦穷^掛了。

    姚長蕾握著手機,面色陰沉,走出廣仁事務所,她打了個電話。

    “幫我查一下張廣仁,越詳細越好!

    張廣仁并不想談遺囑的事,其中一定有貓膩,要讓他拿出遺囑來,想必要花上一些心思了。

    姚長蕾回到傅氏上班,喬飛揚把她喊進了一個新項目的會議里。

    這時候,姚長蕾再想拒絕,也是不行的,所以她只好跟著進了去了。

    這個項目說大不大,說小不小,但挺適合姚長蕾這段時間的,她也挺認可。

    喬飛揚見姚長蕾恢復回以前的狀態,才滿意了。

    姚長蕾最近的狀態,實在糟糕,他也不想讓一位好苗子就這么流失掉了,幸好,現在人終于回到正常的狀態了。

    姚長蕾的身心全在工作上,一眨眼又到了午餐時間,趁吃午飯的時間,姚長蕾給梁叔那邊打了個電話。

    想從梁叔那頭得知一些張廣仁的情況,梁叔聽完后,讓姚長蕾找傅沉聲,傅沉聲也是律界的,跟張廣仁有接觸。

    梁叔提議,也是因為姚長蕾嫁進了傅家,憑著這種關系,傅沉聲應該是會幫忙的。

    姚長蕾掛了電話,心頭思索著梁叔的話,讓傅沉聲幫忙?

    這個時候讓他幫忙,合適嗎?

    她不能一直依賴他,再這么下去的話,她永遠都不能擺脫他。

    思索之下,她壓了找傅沉聲的念頭,現在只等調查結果出來,她再看情況應對。

    姚長蕾下班之后,先去了一趟星海療養院,她過來找季星海,就是為了股份的事。

    姚長蕾來的時間,恰巧在晚飯之前,季星海主動下廚,留姚長蕾吃晚飯。

    姚長蕾喜歡吃季星海的手藝,有一段時間沒吃到他做的飯了,愉悅地留在了那間四合院里等吃晚餐。

    季星海做海鮮飯,剛好買的海鮮上午到了,晚上做海鮮飯,最是美味,又低脂。

    季星海在廚房里,姚長蕾就幫他打下手,剝蒜,洗蔥。

    “星海,我手中還有一千萬,一會我轉到你賬號上,繼續買散股!

    季星海爆蝦油的鏟子停在半空中,他轉頭。

    “你去哪里借的錢?”

    不得不說,季星海太了解她了。

    她所有的資金都用在買股份上,突然多出一筆錢,不是借,就是變賣資產。

    但酒吧還好好地經營著,那無疑就是借來的。

    姚長蕾把洗好的蔥放進滴水籃子里,指著要冒煙的蝦油鍋,冒煙了!

    季星海這才收了注意力,鏟子開始翻炒著,隨后就聽見姚長蕾說。

    “一位好朋友那兒,很靠譜的,不用擔心!

    他一邊翻炒,一邊安撫她:“我手里的資金還夠,你別擔心,我一定會幫你買夠股份!

    姚長蕾沉吟了幾秒,就把母親留遺囑的事,跟季星海說了。

    季星海意外,又得知那位律師現在不搭理,說會幫她想辦法。

    “你律師界認識人?”姚長蕾問。

    “認識一兩個,吃完飯,我幫你問問情況!奔拘呛Uf。

    姚長蕾多了一份希望。

    五月的微風,帶著清爽的涼意,拂過玉蘭花樹,一片片白色的花瓣帶著濃郁的香氣,飄落在地上。

    四合院的走廊上,姚長蕾望向桌上香氣飄飄的海鮮飯,興致極高。

    “聞起來就好香,好久沒吃你做的海鮮飯了!

    季星海滿眼星光看她,“以后你想吃,隨時說!

    姚長蕾想到離婚了,再也沒有縛束,就開心咧嘴。

    “嗯,以后就自由了!

    季星海自然知道她登記離婚的事,同樣高興,盛了一碗海鮮飯,擱在她跟前。

    “吃吧!”

    姚長蕾拿起筷子,低頭吃了起來。

    還是那個味道,整個人都感覺活了過來。

    兩人吃飯的時候,沒有談任何的話題,只是愉悅享受這頓晚餐。

    正當吃得盡興時,姚長蕾的手機響了,手機放在客廳里的包里頭,起身去拿,看到手機上的號碼,卻沒接,只是調成靜音放了回去。

    回到位置上時,繼續吃這頓愉悅的晚餐。

    在吃飽喝足后,季星海開始聯系關系,調查張廣仁的事。

    這一刻,傅沉聲在悅食圍城里應酬,阿晉推門進來,湊到他的耳旁,不知道說了什么,他的臉色頓時冷了下來。

    沒多久,他從悅食圍城悄悄出來,上了一輛普通車,車子一直往御海園開去。

    姚長蕾回到御海園,已經是十點了,她推門而進,再次看到面色不好的傅沉聲。

    她皺起眉頭,語氣不太好,“不是說,這段時間別私下見面,萬一被人知道了,那就……”

    話還沒說完,傅沉聲就從椅子上站起來,走到姚長蕾跟前,一把攥住她的手,往她的房間走去。

    “傅沉聲,你干什么?”姚長蕾氣怒喊道。

    “干——你”傅沉聲又沖又怒的聲音,驚得姚長蕾使勁掙扎,但是,她怎么掙扎,都擺脫不了他的鉗制。

    傅沉聲的力氣很大,將強烈掙扎的拉進房,反鎖,然后一把壓住她,吻了起來。

    姚長蕾手腳亂踢,很快就被壓制住,緊接著承受著他狂風暴雨般的折騰。

    姚長蕾剛才沒接聽他的電話,他就發瘋了。

    他真是有病,比她還重的病。

    “傅沉聲,你別強迫我?”她低吼著。

    “你跟季星海燭光晚餐得挺愉悅的,連我的電話都不接了,姚長蕾,你還沒離婚呢,就迫不及待跟他過上小日子啦?”

    傅沉聲氣急了,壓著她狠咬。

    剛才的電話是傅沉聲打來的,姚長蕾沒接電話,本身就很氣,后來又接到消息,季星海在打聽張廣仁的事。

    他更氣了。

    他等了一天,等她來找他,可是她非但沒找他,還不接他的電話。

    “你派人跟蹤我?”姚長蕾吃了一驚。

    傅沉聲也沒打算遮掩,抬起頭,冷眼盯著她,“是有人跟著你,但是那些人是保護你的!

    姚長蕾搖頭,“你別拿保護當借口,你分明就是想監視我,你太可怕了!

    “我是很可怕,但都是你逼的!备党谅曇а狼旋X。

    他就聽不得,她跟季星海兩人在一起過得非常愉快。

    聽著倒打一耙,姚長蕾圓瞪起狐貍眸,“你是有未婚妻的人,你卻要纏著不放,究竟是誰逼誰?”

    “她不是重要的人,我們不會結婚,你為什么就不信?”傅沉聲無奈。

    姚長蕾靠在墻壁上,諷刺地笑,“當初你不也說,不會訂婚嗎?到后來,不也訂婚了?”

    傅沉聲在這一點上,理虧。

    他的聲音平靜了許多,“我只是為了安撫奶奶,等公司那邊的事情弄得差不多了,你又離婚了,我自然會找個理由,解除婚約!

    姚長蕾不敢信的。

    而且,他們的身份是最大的障礙,兩人未來的。

    她也不管他對她究竟是什么想法,不敢抱一丁點的希望。

    她說:“既然這樣,那就等你解除了婚約再說,我們現在就以身份來相處,這樣最穩妥!

    她也冷靜下來,不想把矛盾激化。

    傅沉聲盯著她,“那你為什么跟季星海一起吃晚餐,還不接我電話?”

    “我是去找他,復查一下身體的情況,手機我放在車里,沒聽到!

    她找借口,但是傅沉聲又怎么會信呢?

    “你知道我不喜歡你跟季星海在一起……”

    姚長蕾淡淡地看著他,“你有你的苦處,我也有我的不得已!

    言下之意,別把你的意愿加強她的身上,她從沒要求他,不能跟徐靜白在一塊。

    傅沉聲嘆了一聲,“只準一次,我也會跟徐靜白保持一定的距離,但你要相信我!

    姚長蕾垂下眼眸,沉默。

    成年人的沉默,是一種變相的應允。

    傅沉聲兩手端起她的臉,下秒,低頭吻下去。

    這一次的吻,沒有了剛才的粗暴,換上無盡的溫柔。

    姚長蕾想推開人,卻被傅沉聲快一步截住,下秒抱起她,往浴室走去。

    “我們太久沒有做過了,今晚我想做!

    姚長蕾想推脫,可是她知道,如果今晚推了,他會更瘋。

    “我怕被傅澤聲找來!彼是找了個托詞。

    “他不會找來的!备党谅暫苁呛V定,姚長蕾不明白他的自信來自哪里。

    可是他既然這樣說了,她也找不到理由了。

    傅沉聲一進浴室,就脫她的衣服,看著她身上光滑如新,臉色放松了下來。

    姚長蕾發覺了,明白他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“你懷疑我會跟季星海做什么?”她語氣極沖。

    傅沉聲嘴硬,“你想多了!

    “你剛才的眼神,說明了一切!币﹂L蕾氣急地推開他。

    她現在不想讓他碰,他太欺負人了,把她想成了什么。

    傅沉聲緊緊抱住她,“我是有這個想法,但是姚長蕾,你跟他的感情,跟我的時間長,而且,你心里有他,我能不擔心?”

    站在淋浴下的姚長蕾愣住了,她什么時候心里有季星海?

    她跟季星海是很好的朋友,像親人一樣的感情,他能不能不要污蔑他們之間的友情?

    這樣想,也就這樣說了。

    “我跟星海之間,是好朋友,可以兩肋插刀的那種好朋友,你別把人想得那么的不堪!

    她關掉了淋浴,抬手掃掉了臉上的水珠。

    傅沉聲冷嗤一聲,“他看你的眼光,可是男人看女人的目光!

    姚長蕾完全不信,生氣了,“你胡說,你思想不正,不在把別人都想成你!

    “我思想不正?他思想正?姚長蕾,你還說對他沒有想法,在你的心里,他的位置就比我重要!

    傅沉聲的語氣里,醋意十足。

    姚長蕾看著他的反應,愣了好一會兒,傅沉聲不耐煩了,低頭就要親她。

    按照以前的做法,他把過程都做了一遍,在情濃時,姚長蕾突然問。

    “傅沉聲,你是喜歡我嗎?”

    壓著她的男人突然停了下來,但也僅幾秒,恢復動作的同時,伴隨著怒氣的話。

    “你竟然感覺不到我的喜歡?”

    姚長蕾是真的沒感覺到他的喜歡的。

    “如果你非要我說了才信,那你聽好了,姚長蕾,我喜歡你了!备党谅暤穆曇粲钟秩。

    柔得讓姚長蕾以為她在做夢。

    她抬頭看著男人,像是要把他臉上的表情看得一清二楚,想看看,他是不是在騙她。

    可是男人此時的臉上,全是欲,還有對她的狂熱。

    她伸手撫上他的臉,順著輪廓,一直往下延。

    他感受到了她的欣喜,于是重復了那句:“所以,別再跟我說,要跟我斷的話!

    姚長蕾聽到這話,又懷疑了。

    他不會是因為阻止她要斷,才這樣說的吧?

    姚長蕾突然覺得,患得患失了。

    畢竟,傅沉聲的地位,喜歡她這位弟媳,有點不可思議。

    “專心點!蹦腥苏f完,狠動。

    姚長蕾的心神收了回來,也沒有多余的心思,再想他究竟出于什么緣故,說出這樣的話來。

    浴室的燈光下,兩人都很動情,也許是因為傅沉聲剛才的表白驅使。

    這一次,姚長蕾回應了他,回應得讓傅沉聲要瘋了。
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

    

感謝大家來到言情888小說網免費閱讀,本言情網收集當今流行的網上小說種類繁多,有各種現代小說、言情小說888免費閱讀、都市小說TXT下載、都市言情小說

學校青春言情小說、古裝武俠小說、古今穿越小說等等,本小說網是眾小說迷們最喜歡的小說網站,歡迎大家免費閱讀,本網保證及時更新最新小說,歡迎及時閱

讀!言情888小說網每天更新小說數百部,這里有你最喜歡的小說,如果你覺得我們站做的好,請向你的朋友同學同事宣傳我們站!網址http://www.cgrdh.com
在线观看三级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