言情888小說網 > 歷史軍事 > 穿書洗白成團寵,反派獸夫圍著哄 > 第131章 這是在告白嗎?
    蟒項看著侯悅氣呼呼的側臉一時間愣住了,因為他實在是沒猜到那不是蟲子而是他…

    蟒項:這真的的不能怪我,這針腳是真的看不出來是蛇。

    侯悅這是惱羞成怒了,本來小牛就笑話她繡的不好看,這蟒項更過分,居然說她繡的大蛇是蟲子。

    “這是我?”蟒項有點不確定地問道,然后又拿著那褲衩很仔細地看了起來。

    可是這真的很像是蟲子的說啊……

    “對,就是你,你就是大蟲子!”侯悅破罐子破摔回頭搶走蟒項手上的褲子。

    “哼!我現在東西不給你了!”侯悅那敏感又脆弱的自尊心讓蟒項打得支離破碎的。

    早知道就不給蟒項做標記了,侯悅氣得頭都暈了,她知道換了狐烈和熊平肯定不會笑話她的,要不是鹿欣的鹿她實在找不到代號,她干嘛要給這條臭蛇繡大蟒蛇!

    “我就是開個玩笑,縫的很不錯…”蟒項閉了閉眼,開始昧著良心對著侯悅的手藝夸了起來。

    “是繡!我繡了兩天,拆了兩三次,你不知好歹!”侯悅回頭對著蟒項就是一陣輸出,“滾吧,你這大臭蛇!”

    蟒項讓侯悅罵得啞口無言,就這玩意兒她要繡兩天?

    “你看我的手!扎了好多次,你還嫌不好看…”蟒項這次沒讓侯悅就把她抱進自己懷里。

    “你別生氣了,來,讓我看看…”蟒項拉著侯悅的手去看,可是侯悅有些不配合。

    蟒項語氣盡可能的溫柔,畢竟他連崽子都沒哄過,哄侯悅的本事自然也是不咋滴。

    “干嘛?看什么看?”侯悅還在耍小性子呢,她故意收回手就是不讓蟒項看。

    “扎成這樣,你是……”笨蛋嗎?蟒項聲音突然就消失了,他還是知道自己什么該說什么不該說的。

    比如這時候他應該夸侯悅,不能在貶損侯悅了,不然侯悅真的要翻臉了。

    “我是什么?”

    侯悅回頭對著蟒項橫眉豎眼的,她知道自己手藝不行,但是蟒項這樣笑話她是不是太過分了?

    “那是蛇!不是蟲子!”侯悅掐著腰瞪著蟒項,“你要是不喜歡就算了,我可以改小給我的崽子穿…”

    “好好好,不是蟲子不是蟲子…”蟒項可不想侯悅真的不給他了。

    “哼!”侯悅看她這態度就知道侯悅只是雷聲大雨點小,所以他又繼續去解侯悅身上的內衣褲了。

    “蟒項,你怎么…”在自己氣還沒消的時候蟒項還去脫她衣服,這是不是有點太過分了?

    “水都快冷了…”蟒項低聲提醒她,他自己倒是無所謂,反正他涼水澡都能洗,可是侯悅就不行了,但凡水溫低一點她都受不了。

    “待會水冷了你可不要埋怨……”

    “水冷了你就加熱!”侯悅才不會受他擺布呢,她今天就要隨心所欲地和他犟。

    誰讓現在是她站在道德的制高點的?

    自從到了這個地方她可沒少在蟒項這里受委屈,今天她一定要揚眉吐氣一番。

    以前都是她哄蟒項,今晚一定要讓蟒項哄哄她才行。

    侯悅下巴越揚越高,連蟒項都瞧出她不高興了。

    “好啊你,侯悅你還敢使小性子?”蟒項手輕輕地捏住她的下巴,果然看到她眼里的得意。

    “我怎么不敢了?”

    蟒項太了解侯悅了,拿捏她還是輕而易舉的事情?

    “侯悅,你剛剛那么護著熊平,我都沒找你,你怎么還敢和我耍小性子了?”蟒項這話一說侯悅眼睛就閃過一陣心虛,蟒項又繼續說道,“你甚至還覺得我欺負熊平,你別以為我不知道!

    侯悅瞅著蟒項的臉直接沉默了,她在思考自己還要不要繼續耍小性子了,畢竟要是相互翻起舊賬來,可能輸的人還是她。

    “還有下午熊黛說我欺負你的時候,你那表情是什么意思?”蟒項這話說出來侯悅的眼睛忍不住瞪大了一點。

    “你咋那么小氣?這個你居然也記著?”

    侯悅實在是服了蟒項了,下午她就一個眼神,居然也能讓他記到現在?

    “我小氣?”他的眉毛微微一挑,他小氣這事侯悅現在才發現嗎?

    “是啊,我下午都沒說你一句不是,我就一個小眼神,你居然記到了現在!

    侯悅的手指在他胸口處戳了戳,“蟒項,你一個大男人可真小氣!”

    蟒項一把抓住侯悅的手,直接承認道,“我就是小氣,怎么了?”

    侯悅讓他的坦白整無語了,他都這么說了,她還能說什么呢?

    “侯悅,我告訴你,我們蛇就是記仇你以后再得罪我試試…”蟒項這話還是湊到侯悅耳邊說的,侯悅甚至覺得他的蛇信子都要點到她的耳朵了。

    “哼!”侯悅才縮了縮脖子她就被蟒項給剝光了。

    “喂!你干嘛?”

    侯悅還沒消氣呢,這蟒項居然已經脫她的內衣褲了!

    “洗澡,水都要涼了!彬椏春類傔要鬧騰,直接壓低聲音威脅她道,“你要是想待會再洗也行!

    侯悅馬上乖了,她當然知道蟒項的待會什么意思,更加知道這段時間會發生什么事。

    “那好吧,先洗澡先洗澡…”

    侯悅一聽也是直接歇戰了,反正她也累了,先泡個熱水澡放松一下也行。

    蟒項看她安靜下來直接把她抱進屋里一側的小隔間里面。

    其實說小隔間也不算小,畢竟里面有兩個大石頭挖空的大水缸呢。

    “哇!”侯悅一進去就忍不住驚嘆出聲,這浴室是不是有點現代化了?

    有洗澡用的浴缸,有儲水的水缸,甚至好像還有干濕分離,因為浴缸那里還有用他褪下來的蛇皮做的浴簾,侯悅只想說一句這東西絕對百分之百的防水。

    “蟒項這都是你弄的?”侯悅左瞧瞧有瞧瞧的,這哪里是獸世,這里明明度假風格的名宿的浴室啊。

    “當然了,不然一天天在折騰什么?”蟒項看著侯悅的表情,他的心里還是挺滿意的。

    “蟒項,你簡直太厲害了!

    侯悅驚到嘴巴都合不攏了,這蟒項居然整了一整個的浴室,而且功能還不少呢。

    有浴缸就算了,好像還有馬桶?侯悅看著那放在一角的樹樁,那樹樁旁邊也有個小木桶。

    侯悅馬上跑了過去看,還真的是一個馬桶,那馬桶是用樹干掏空的,侯悅往里望了一眼,她感覺下面好像還有管道?

    管道?這是一個獸世的雄性能想得到的嗎?

    “你在看什么?”

    “蟒項,這是什么?”侯悅指著那馬桶問蟒項。

    “這是,你可以在這里方便,但是只能小便,你要是敢大便小心我揍你!

    剛剛還在崇拜蟒項的侯悅瞬間就……了。

    “因為下面的管道還沒接好,如果只是尿尿就不會污染外面…”蟒項一邊說一邊皺眉頭,因為他思考了很多天還是沒有頭緒。

    “行了,我知道了!焙類偛挪幌朐谶@個時候和蟒項聊這個呢!

    “那這個呢?又是什么?”侯悅直接跳到別的問題上面去了。

    侯悅看著旁邊的三腳衣架,她再次懷疑蟒項不是獸世的人,這東西要是他自己想出來的,那他的思維也太超前了吧?

    “這是用來掛你的,不聽話就給你掛上去,怕不怕?”

    蟒項說著直接把自己腰上的獸皮接下來掛在那衣架上,直接坐實了侯悅的猜測,那果然就是一個衣架。

    “哼!掛你還差不多!”侯悅想也不想地就直接頂了回去。

    “蟒項,既然這里有衣架那你干嘛把我剝光了抱進來?”侯悅被蟒項放進溫熱的水缸里,熱乎乎的水熏得她的臉蛋紅紅的。

    “什么時候剝光你不是都一樣嗎?”

    “討厭!”侯悅直接捧了一捧水潑在蟒項臉上。

    “再不乖小心我在這里修理你!”蟒項抹了一把臉,裝模做樣地假兇了侯悅一下。

    “我怕死了,你來呀!”侯悅是典型的三秒不打上房揭瓦,蟒項現在對她挺溫和的,所以她就忍不住開始嘚瑟起來。

    侯悅說完蟒項那尾巴就舉了起來,侯悅一秒就慫了,“別別別,我錯了!

    “你就這點出息?”蟒項冷笑著把尾巴放了下來,再慢慢地變成兩條白皙修長的腿,不過那腿因為長期沒有運動,起來有些瘦弱。

    “哼!”侯悅低聲哼了一下,她倒是想要有出息,但是她有這本事嗎?

    “蟒項這水是不是有點熱…”

    侯悅看著同樣渾身赤裸的蟒項忍不住往一縮,“蟒項!焙類傔@聲都不敢喊大聲,因為她看到了蟒項腿上的傷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蟒項垂著眼瞼溫柔地給侯悅擦洗著身體。

    “蟒項你的腿…”

    侯悅讓蟒項嚇了一跳是因為她第一次看到他的腿上的傷,因為他的腿上骨頭傷得特別嚴重。

    那骨頭斷了,卻又長上了,可是又長歪了……

    侯悅倒吸了一口涼氣,這腿,難怪蟒項只能用爬地,或者用蛇尾來走路,這傷有救嗎?

    侯悅在心里偷偷去問系統,系統沉默了半天才說有,不過很難……

    “我知道,我準備等過些日子,你再來給我治…”蟒項這話讓侯悅一個頭兩個大的。

    這傷治起來不是一點點的麻煩,搞不好,蟒項又要恨她入骨了…

    “你在想什么呢?”蟒項把泡得粉粉嫩嫩的侯悅從水里撈出來的時候侯悅還在發愣。

    “?”蟒項喊了幾聲后侯悅才回過神,蟒項有點不爽,把侯悅放在床上后又準備起身。

    “蟒項,你要去哪?”侯悅一把拉住蟒項,大晚上的,他要出去干嘛?

    難道他又有什么事情沒干完嗎?

    “既然你不想看到我,那我走算了!彬椀哪樕浅5夭缓每,“我去幫你喊你心愛的熊平過來算了!

    蟒項這話有點賭氣,他喊熊平過來這里是不可能的,他去喊熊平出去打一架還差不多。

    “你說什么?”侯悅這才反應過來,蟒項這是因為她出神不高興了。

    “不是熊平?那我喊狐烈過來好了!

    蟒項越想越氣,侯悅現在越來越不重視自己了,在他身邊總是想著別的雄性,他也是有脾氣又自尊心的。

    “不是,我是在后悔!”侯悅一把抱住蟒項勁瘦的腰身,“我是看到你的腿,我后悔了,是我把你害成這樣的!”

    蟒項冷著的臉色突然變成了錯愕,侯悅她在說什么?

    “對不起,對不起蟒項…”侯悅不知道怎么的,眼淚突然就掉了下來。

    她一瞬間覺得蟒項以前對她的為難都是小打小鬧,她把他害成這樣,蟒項以前對她都算太客氣了。

    侯悅只知道要是自己被人這樣對待她一定會弄死那個人,所以他覺得蟒項以前對她那么壞一點也不過份。

    “你哭什么?我還沒把你怎么呢?”蟒項不是第一次看侯悅哭,可是他是第一次看到侯悅哭就覺得自己的心里也很難受,酸得厲害。

    “那你還想把我怎么呢?”侯悅越哭越上頭,她都要停不下來了,“難道你還想把我的腿打斷嗎?你打吧…”

    侯悅哭得上氣不接下氣,蟒項卻沒忍住笑了起來,“行了,我沒想那你怎么樣,別哭了…”

    “那你原諒我了嗎?”侯悅淚眼婆娑地看著蟒項。

    “嗯!

    “那你以后可不準那這件事來和我吵架了!”侯悅雖然傷心,但是她無論如何是不會忘了給自己爭取權益的。

    “你倒是會選時候!彬椩俅伪缓類偠盒α,直接把她撈進懷里說道,“那你得給我生個雌性的小崽子才行…”

    “你就知道崽子!你就知道崽子,你就不知道別的嗎?”侯悅讓他氣壞了。

    “那你生不生?”蟒項笑著看著侯悅惱怒的樣子,嘆了一口氣說道,“知道我為什么想要崽子嗎?”

    “為什么?”侯悅實在想不通他們為什么每一個人都那么執著于生崽子。

    “因為只要你懷了我的崽子,你就每天只會想著我念著我…我想要被你全身心的需要,知道了嗎?”蟒項深深地看著侯悅,“我就想要你只纏著我一個人,你懂不懂?”

    侯悅眨了眨眼睛,心跳突然亂了起來,蟒項這是在和她告白嗎?

    好緊張!怎么辦?

    侯悅突然慌得不敢和他對視了……
投推薦票 上一章章節目錄下一章 加入書簽

    

感謝大家來到言情888小說網免費閱讀,本言情網收集當今流行的網上小說種類繁多,有各種現代小說、言情小說888免費閱讀、都市小說TXT下載、都市言情小說

學校青春言情小說、古裝武俠小說、古今穿越小說等等,本小說網是眾小說迷們最喜歡的小說網站,歡迎大家免費閱讀,本網保證及時更新最新小說,歡迎及時閱

讀!言情888小說網每天更新小說數百部,這里有你最喜歡的小說,如果你覺得我們站做的好,請向你的朋友同學同事宣傳我們站!網址http://www.cgrdh.com
在线观看三级片